GuriSound

阳光彩虹小白马

默默地偷窥。「双黑太中」

ooc慎!!!!内容如题

第一次发文好紧张,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QAQ混进了好多奇怪的东西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太宰坐在杉树粗壮的枝干上,透过濛濛雨雾默默注视着中也。

中也只是面无表情地靠在墓碑上,把帽子扣在胸口,仰面望着灰暗的天空,任由雨点打湿自己的脸庞。
冰蓝的双眸不似平常那样嚣张地圆睁,充满凌厉的戾气,而是半眯着,柔和的瞳孔微微放大,静静地凝望着远方。好像期待着些什么却放弃了希望。

太宰从未见过这样的中也。

印象中这个小矮子总是充满活力地高声说话全力干架,愤怒与高兴是他唯二的两种感情,说好听点是潇洒洒脱,说难听点就是没心没肺,与哀伤忧愁这种细腻的感情绝对挂不上一点钩,自己还不止一次地羡慕过他的单纯缺心眼儿,但眼前的中也,着实让太宰感到陌生。

雨水打在中也的脸上,从眼角流下,湿润进柔软的鬓发中,令太宰有了一种他在哭的错觉。

原来草履虫也会感到悲伤吗。

太宰想起了织田作,在读那个男人的悼词的时候,自己大概也是这个表情吧。

都是混黑手党的,怎么都该有段不算好的历史。
虽然被中也的身形挡住了,但太宰还是能依稀辨认出墓碑上的“中原”二字。之前来过的那批人大概就是中也以前的亲属或朋友,所以才要特地等他们走后才冒着雨过来。

中也只是默默地盯着天空,瞳孔没有聚焦,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太宰也只能默默地盯着中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景色让太宰不想上前打扰,更不想独自离开。

他只能看着他,极认真地看。
看他每一次胸膛缓缓地起伏,看他每一寸皮肤被雨点打湿,看他每一绺发丝被水凝结,看他每一呼一吸间吐出的淡淡白雾,看他每一天都是那么令人嫌弃的双眸中浮现出如此悲哀的神色。好像艺术家在端详千年难遇的旷世绝作。

太宰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入迷。

时间就在静谧中一分一秒地流逝。

雨停了。
初春的雨并不大,却足够淋透等待和被等待的人。

终于,中也垂下的眼睫结束了这场漫长的窥视。太宰治被他的动作一下子惊醒了。
太宰对自己刚刚的失神感到惊讶。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