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iSound

阳光彩虹小白马

「双黑太中」 Rainy Sunbelt

Rainy Sunbelt
※中原中也中心向, 一切私设都基于诗人中原中也的真实经历,出于私心有些改动。 cp双黑太中
※可能ooc慎!小学生文笔慎!有非常奇怪的东西混在里面慎!
※坐等官方打脸………(๑•ี_เ•ี๑)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PART2

“中原先生,这是从属医院上交的货物清单,请过目。”
“哦——嗯?怎么缺了这么一大批药品?负责人呢?”

“啊,这个请不用担心,只是有一家医院换了院长,我们的人过去的时候他拒绝提供货物,已经派人去交涉了,货大概要不了多久就能到。”

“哈?哪家医院胆子这么肥?”

“这个……是中原医院。”

“你居然在害怕吗?中也?”

“你给我等着。”中也没好气地把太宰连领带人甩到一边,利索地转身,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身着淡紫色和服的中年美妇正捂着嘴,略睁的双眸与略带皱纹的面庞与记忆中温婉美丽的女子渐渐重合。

中也顿时觉得自己整整十年的犹豫真他妈做作又矫情。

一步一步,不再带一丝迷茫。
“好久不见了。”

站定在美妇面前,中也将她拥入怀中。

“妈妈。”

美妇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

“啊啊,我能理解的哦,离家这么久的儿子的突然回归,实在太让人感动了不是吗?尧是您这样坚强的女性也会禁不住留下珍珠般的泪水……”太宰唯恐天下不乱地插进了感动再会的二人当中,熟练地捧起美妇的手。
眼角还带着泪花的美妇,中原福看向自己的儿子,“中也,这位是……”
“我是与您儿子出生入死的老搭档哦,没有向女士先介绍自己真是如此大意的错误,您的美貌实在……”

“太、宰、治!!!你他妈赶紧把你的脏手拿开!”

“我可是正在向美丽的女士介绍自己哦,中也你这样实在太不解风情了——啊!”

我们的太宰先生今天第二次被摔了出去。

“中也,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妈,不用管他,我们进去说话。”

将中原福送到玄关,中也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中也?不进来吗?”

“……嗯,我只是来看看,大概马上就要走了。对不起。”

“明明这么久才回来居然又要走了……为什么?”

“对不起……这十年里发生了很多事……说实话我直到现在都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你们,……现在还不是我该见你们的时候。”

“为什么……回家哪还需要什么理由?无论是爸妈还是弟妹们都一直盼着你能回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不能抱着这样半吊子的觉悟面对你们。不过我保证用不了多久的,我一定会再来,在弄清楚一切之后。所以……”

“是吗。但不是「再来」,是「回来」 ,无论发生了什么,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谢谢。”

“还有……妈妈,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嗯,你说吧。”
“那个人……爸爸是怎么解释的?关于我离开的事。”

中原福稍稍迟疑了一下,道:
“他说你是离家出走,去了一个更能够施展你的才能的地方。”

风从二人身上拂过,温润,刺骨。

中也再次扣紧了帽子。
“是吗…………哈。”
“那个人是这么说的啊。”

“咦,这么快就出来了吗?”在花园外守着的太宰道。他现在已经把大衣脱下,脸上也弄干净了。
“怎么,你还在啊。”

一片寂静。

“太宰,陪我去酒吧。”
“什么?”
中也加重语气,一字一顿地说:
“陪 、我 、去 、酒 、吧 、喝 、酒。”

熟悉中也的太宰自然知道中也是认真的。
“嘛……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电气白兰地。”异口同声。
“别学我啊太宰。”
“不明明是中也你在学我么?”
中也从调酒师手里接过酒杯,直接灌下一饮而尽。
“再来。”
中也伸手越过太宰把酒杯递给调酒师。
忽然,一道银白的光闪过。
借着现在的姿势,中也将短刀抵在太宰的腰侧。嗯,肾的位置。

“诶呀,来真的了吗?”

“从昨天起就一直跟着我……不,或许更早……今天的事也是你的把戏吧?太宰,你究竟在谋划着些什么?”中也压低声音道。

真是敏锐啊,如果能发现帽子里的窃听器和发信器就完美了。

“啊啦,居然被发现了呢。”

“回答我的问题。”刀锋抵得更紧。

“啊啊啊我投降!其实啊,这个是侦探社的工作啦。你看嘛,虽然现在我们是合作关系,但手里却连对方的一点把柄都没有实在令人无法放心呐。”太宰笑得好像事不关己,双手举过头顶。

“于是你就……!”一想到太宰已经知道自己的亲人所在,中也就不由得精神紧绷。

“我现在的任务可以说是完成了一半吧。”太宰依然笑得欠揍。

“……”
中也瞅着太宰欠揍的笑脸,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地方不对。

“骗你的。这是我私人的行动啦。”
“果然!╰_╯╬”一刀下去,太宰侧身贴着刀面躲开了。

“安心啦安心,就算我和侦探社知道了也不会怎样啦,和黑手党不同,我们社规里可是有不能伤害一般民众这一条的,违反的话会被炒鱿鱼哦。”

“嘁。”中也把刀子收了回去,再拿回酒杯,照样一口闷。“真亏你能这么大言不惭地说出来。”

“我可是侦探社优秀的模范员工哦。”太宰脸不红心不跳。

轻抿了一口酒,太宰晃着高脚杯饶有兴致地看着中也。

“你这是什么眼神,好恶心。”
“看着黏糊糊的蛞蝓的眼神。”
“你——算了。你不是最擅长你的恶意讽刺吗?只逞口舌之利算什么,现在你最讨厌的家伙可是在你面前到了一生一次最最窝囊的时候,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讽刺了,这不也是你的好机会吗?”中也自暴自弃地趴着桌上道。

“这么说来的确,是个超好的机会呢。”

“那就快点!趁我还没改变主意打爆你的头……”

“中也,你终于进化成抖m了吗?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可不想被你这个自杀癌患者这么说!”

“啊啊~也就是说你找我纯粹是为了发泄。虽然的确是个好机会,不过残念,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太宰耸肩,
“就算你要我讽刺你我也做不来啊,因为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完完全全的属于你自己的事,不是黑手党也不是任务,而是你的 家、事,所以身为外人的我什么也做不了。”

“哈?这时候偏偏跟我端起架子了吗?!明明一直摆出那副一切都了然于胸的嘴脸然后你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可不是在求你!”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啊,还是说……你想亲口一字一句告诉我呢?比如……为什么会害怕面对家人、为什么时隔多年突然回到家乡、为什么……”

“你……!!!”

“不过基本的我还是可以做到的。”太宰上前揽过中也的肩,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撒,想哭就任性地哭出来吧。①我会努力忍耐几分钟的,我怎么能这么善良我都要被自己感动到了……”
“哈?!你干什么死青鲔!”中也挣开了太宰的手道。
“安慰你啊^L^”
“你还真是为了膈应我什么都干的出来!”
中也赶紧推开太宰,再向调酒师要了酒。

“你这样喝很快就会醉哦。”
“不关你事。”

其实中也那句话倒把太宰给问住了。因为他好像真没在谋划着些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不带套路地这么关注着一个人,虽然已经把前因后果猜了个十有八九。
本来他有无数种方法插手中也的事,但一路上他愣是只稍稍推进了下发展,甚至在刚刚,他拒绝了可以掌握事情核心走向的绝佳机会。
现在这个情况,只要太宰想,随随便便几句话就可以决定中也的命运,因为就像他刚才说的,这完完全全的是中也一个人的事,而最熟悉中也的他拥有恣意掌控中也一切行动的能力。

但是他居然什么都不想做。

这倒不是说他对中也失去了兴趣,相反的他自那天起就对中也有些过分的关注。或许是因为看见自以为完全了解透了的人将晦涩的一面敞开后的模样,久违的出乎预料带来的惊喜与不甘令他着迷,或许是因为难得遇见如此触及人性本质的情况和其背后错综复杂的谜团,勾起了他几乎已经淡忘的好奇心。为了看到真正的中也他只能做一个忠厚老实的旁观者,在暗处默默窥视,乖乖领教名为“中原中也”的漩涡即将带给他的震撼。
真是滑稽。

不去窥探他人的内心,是黑手党内一条不成文的戒律。
但他现在已经不是黑手党了不是吗?

“混蛋太宰,死青鲔,,绷带浪费装置……”
啊,果然几杯就醉了,烦人的蛞蝓。
中也已经烂醉,面色潮红,话尾也已带上些许颤音。
“你怎么还没自杀成功啊……啊?!”中也又一把抓住太宰的领子,抬头用迷离的眼神望向他。“啧,太宰的脸好恶心。”
“对此我也深表遗憾。”
中也忽然又没了力气,整个人没骨头似的扑倒在太宰身上,声音渐小了下去,
“真是的,一个个都总是把我蒙在鼓里……”
“你这家伙也是、那个人也是、秀雄前辈也是、……连泰子都……”
“不行、不能逃避……”

真是醉糊涂了,吐露出不得了的东西啊。

太宰把中也推回桌上,转向调酒师,
“店长,请给他一杯白开水。”

调酒师瞳孔微微紧缩,“诶?您怎么知道……”我是店长。

太宰笑而不语。

“客人,我看这位先生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正好酒吧的二楼有房间,虽然有些简陋但价钱很便宜,请问需要住宿吗?”

“那可真是帮大忙了,我正发愁要把这个醉鬼扔到哪里才最省事呢,那么他就交给你啦,帐请全记在这个家伙的头上哦,祝你好运~”
“诶?这位先生?请等一等!”

太宰悠哉地踱出酒吧,街上人影全无,漆黑的天幕淡淡朦胧,依稀可见乌云层层片片。
理了理快变成破布的领子,太宰回头轻瞥,酒吧招牌上闪着炫彩光芒的“H&Y”大哥特字母异常醒目。

这家酒吧,生意过于冷清了啊。

虽然对中也那蛞蝓目测又臭又麻烦的童年经历完全不感兴趣,但不去搞清楚一些东西可不行了。如果不是巧合的话……事情恐怕要复杂得多。

黑手党某次任务中。

“我说中也呀,你的重力异能是可以局部控制物体的某个部分的吧。”

“可以啊,怎么了?”

“那你平常战斗的时候为什么不用这种方法呢?明明很方便吧?只要轻轻碰一下就能让人身首异处,连出拳都不用了呢。”

“……我不喜欢这种方式。而且我怎么用我的异能跟你没关系吧?”

“说起来中也也能用异能在天上飞呢,为什么不用呢?从天而降的小矮人什么的不是超酷的出场方式吗?对中也来说。”

“说了我不喜欢!!还有谁是小矮人啊!!!”

T.B.C

①:出自中原中也诗作「归乡」
②:“ 风从二人身上拂过,温润,刺骨。 ”是出自某篇语文阅读理解真不记得是哪篇惹

可以不看的ps
一章居然写了一个多星期QAQ真的能写下去吗我
伏笔很多慎,这文唯一的优点就是绝对不会撞梗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