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iSound

阳光彩虹小白马

太宰治 杂谈 summer(5)


太宰治,非常出名。
在图书馆里看见一本书,名字是《太宰治的脸》顿时来了兴趣一翻,才发现只是收录了这篇文章在目录里,再一翻,第一句话就是“三岛由纪夫讨厌太宰治。”
立马把书放回去,赤裸裸的营销看了就不爽我奏不吃。

第一次知道他是因为人间失格。
初三的时时候觉得这书的名字好高大上还篇幅挺短,就从图书馆借回来草草看了一遍又还回去。
然后就是文野。
漫画里的宰,我喜欢他的颜和性格,但偏偏不喜欢他这个人。
和我潦草看了一遍的人间失格一样,我喜欢它的文笔和内容,但偏偏不喜欢这本书。
放到现实里就是,我喜欢与他交往,但绝不会与他交心的这种感觉。
想想觉得不对,人家一大文豪文章写得辣么好我为什么会不喜欢他,又拿人间失格出来读了三四遍,也读了太宰其他的一些作品。
再回来看文野漫画,好,还是不喜欢。

「怎样都好,反正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快乐。」
这个问题在再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顿悟了。
因为我正好相反啊。
「怎样都好,反正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悲伤。」

我完全不能理解悲观主义者,同时也知道自己乐观得有些病态,即使是在别人都以为我该嚎啕大哭的时候,我也能心平气和地告诉自己太阳明天照常升起开心一天是一天。在我的观念里没有什么比让自己开心更重要。同样在叶藏的观念里,没有什么比让自己悲伤来得更重要。

按照这个思维方式的话所有矛盾都迎刃而解。
我最不能理解叶藏的地方就是会为了讨别人开心做自己并不喜欢的事。虽然我平常也喜欢逗人笑,但是是因为我想看别人因为我而开心才做的,别人给我的笑容能令我愉悦,是我最大的回报。古龙的「如果能让别人笑一笑,偶尔做做蠢事又何妨。」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我看不到叶藏想要什么回报,仅仅是因为恐惧报复吗?

他是想寻求更多的悲伤。刚看到叶藏说堀木「对自己搞笑的悲哀浑然未觉,这正是我们两人在本质上最大的差异。」我简直是摸不着头脑,现在就能理解了。
把太宰的文集看完后我在目录前写上一句话:「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关爱文艺青年太宰治。」
现在我已经把它擦掉。他不需要被关爱。
从好子的事可知道所有事物中最伤他的就是虚假谎言。
于是他就追求它,并在因此而满足。
人间失格展现出了最纯粹的悲伤,纯粹得让我惊讶。饶是人再乐观也不能每时每刻都在开心,叶藏却做到了每时每刻都在悲伤,每一个举动都在让自己悲伤。这就是小说与现实,主角与作者的区别。
追求纯粹与极致的悲哀,是这本书的主题。纯粹的悲哀和纯粹的善恶相同,既不高尚也不卑微,只是默默地处在那儿,吸引又影响着人们。人间失格对于悲观的人一定是有极大的吸引力的,我没有这个幸运可以领略到,但也能知晓它的魅力所在。
看到最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在精神上永远都是孤独的,区别只在是否意识到。

再谈斜阳。斜阳是太宰的书中我最喜欢的一篇,其次是梅勒斯。
看完人间失格后无论哪本都是清流,我很喜欢太宰的文笔和叙述风格,就是招架不住那满篇的负能量,后几本我看得要轻松得多也喜欢得多。
斜阳是真的美,除了美我想不到别的形容词,文字美情节美剧情美,我一口气看完了。也许这本还有更深的现实意义吧,但我不想考虑这么多,这是一个好故事,我愿意读喜欢读怎么都读不腻,也挺怀疑太宰究竟是不是男的简直把和子把握得太好了,哪里是女性公敌他是妇女之友啊!

再来说说文豪里的宰,这作死技能点我给满分,看漫画的时候超想刷这死作得深得我真传!刚看的时候不免先入为主地和叶藏联系起来看到后来才发现这货根本就是乐在其中嘛!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实在让我喜欢不起来,我虽不是个重情义的人但对于会为他人着想的人才有好感度。平时在lofter上看到那种每个评论都认真回的太太文都不看直接点关注然后在她每篇文章下投爱心最后吃粮(这种太太是绝对的天使啊!世界的宝藏!好感度不用刷就满了!)。现实中更是喜欢和这样的人交往并愿意认真对待。
在看小说二卷的时候挽回了辣么一丢丢好感度,虽然还不及对织田作的十分之一←_←
依旧吃着太中粮的我有点没骨气←_←还好太太们笔下的宰都是很有爱的。

再不写点东西感觉自己要废了(・_・)不行我可是要选文科的人!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