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iSound

阳光彩虹小白马

【织中/太中/织太中/鲁太/森太】杂货堆积处(有肉渣慎!

太中

(一)

“在画什么?”

“是小时候的中也哦。”

“你还记得吗?”明明没有照片。

“记得哦。因为现在的中也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一点没变呢。”

“是吗?……啧你该不会说的又是身高吧!”

“不不,除了身高还有许多地方呢。”

“喂你刚才承认了吧混蛋!”

“中也你别过来啦地上有颜料……嗯?怎么了突然。”

“呃……、没什么。”

“……别这样啦被蛞蝓的死鱼眼盯着很难受的。”

“啧、果然无论青花鱼的脸还是嘴都一样讨厌。”

“虽然嘴上这样说其实刚刚已经看呆了吧,即使是讨厌我的你也不能否认我美貌的事实哦。”

“哈?自恋的腐烂气息已经缠满在你的脸上了。”

“哈哈,坦率地承认怎么样?被我迷住的事实。这么多年了中也也该学学怎么诚实地面对自己了哟。”

“我是真的超级恶心你这张脸啊你tm别靠过来!”

“怎~么~样~?我大发慈悲地让你随便看哦——唔!”

“不是叫你别靠过来了!╰_╯╬”

(一拳)

“真是毫不留情啊中也,咳。”

“谁让你不躲的、”哼

“啊啊啊好疼,中也你这有酒精和纱布嘛?”

“自己拿。”

“……啊啊有了有了……嘶……”,

“…………”

「有什么地方不对。」

“……中也你又想干什么啊。”

「虽然过了四年、很大地改变了外表,连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我受伤的脸更有吸引力嘛?”

「但这个家伙……」

“啧好烦!为什么我要思考这些东西啊!”

“……中也你脑子终于坏掉了?”

“你才是早就变成一团浆糊了吧!太宰”

(本来是短漫的脚本但太渣了只好放文字版QAQ

(二)

糟糕。

“轰——”

非常糟糕。

“轰隆隆——”

这次是真的糟糕。

“轰——太、宰、治——轰隆隆——”

被狠狠压低的少年音色硬是听着像野兽的嘶吼,咬牙切齿地把太宰治这五个音节一字一顿还拐了八个弯地吐了出来,伴随着山崩地裂的音效更加渗人。

太宰边逃跑边回头望向远处那个、哦不那团怨气散发体那——他的现任搭档中原中也,正一步一个坑不紧不慢地追过来,那浑身怒气仿佛要具现化的样子让太宰差点以为中也用了污浊,然而这个状态下的中也要比污浊骇人得多。

糟糕。

眼看着就逃到了那家熟悉的酒吧,一抹熟悉的红色让太宰顿感找到了救星。

“织田作——救命!”

“啊、太宰。”

“啊——得救了,还以为真的要死掉了。”织田作把太宰带进了酒吧的地下室里,即使是这样也能感觉到远处传来的强烈震感。

“外面真是足够激烈啊、你摊上什么事了吗?”

“啊、外面那个是我的搭档啦、在黑手党中应该还算有名、你应该也知道的,那个个子很矮脾气又臭的重力操纵使……”

“啊,那个孩子吗、我也见过,出乎预料的是个温柔的孩子呢,你是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才把人家惹急了吧?”

“其实真的是很普通的玩笑啦,结果不小心玩过了、我也没想到他会发这么大脾气呢。”

太宰话音刚落,就听上方突然传来巨响。

“轰隆!——”

地下室的入口被砸坍了。

“太、宰——”

“轰——谁是、个子矮、脾气又臭的搭档啊——哈?”

简直是恶鬼!

织太中

(一)

“织田作是去给孩子们复仇的。”太宰吸了口烟,“minic的首领纪德和织田作是一样的异能力。”

“织田他啊、和我不同,是能够给自己真正救赎的人,他说过等孩子们长大后就退出黑手党,用纸和笔写小说,每周到大叔那里吃三次咖喱,过安静平稳的人生……”

“本来是这样,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和你这种人渣不同,他们的未来本该充满希望,他那样的人不应该死在这种地方!”

“太宰!你们是挚友吧!”“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孩子们,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这种阴暗绝望的家伙能一直死皮赖脸地苟活于世,向往未来的人却死于非命?!”

“我说,中也,你从刚刚开始就——吵死了啊!”

“这种事情我不知道啊!给我自己去想啊!”


(二)

知晓织田作死讯后的中也。

“喂,三木,我回一趟横滨本部。”

“诶?现在不刚乘上返航的飞机了么?”

“不行,太慢了,现在就要走。”中也说着就走到舱门前,一拳下去狂风顿时灌入舱内,“帮我跟boss打个招呼。”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得散乱纷飞,中也一手压住帽子,拎起大衣,一跃而下。

“中原先生?——喂——!中原先生!”

跑到舱口的三木已经看不到中也的背影。


“就是这样,minic的所有报告都在这里了。还有什么需要的吗中原先生?”

“只有这么多?”

“嗯,已经全部在这里了,如果中原先生想再进一步了解的话只能去问boss了呢。”

“是吗,谢谢。”

“请慢走,中原先生。”

刚走到门前的时候,门自己打开了,熟悉的清淡茶香顿时袭来

是红叶姐。

“啊啦,怎么了中也,脸色很差啊。”

“……没什么,熬夜过头了而已。”

“是关于太宰的事情?”

“那怎么可能……!嘛、算是有点吧。”

「红叶大姐还不知道织田的事啊……他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好了。」

“你们虽然一直关系不好但毕竟是从小到大的搭档呢,你也不用太顾虑了,太宰那种人无论在哪都不会安分的,你们总有一天能再遇到、说不定就是明天哦。”

「不,只有那家伙的脸绝对不想再看到!」

“那还真是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啊。”

虽说是不想再看到……!

但为什么报告书上全写的是太宰的名字?!织田呢?他不是击败敌方首领的的人吗?!只有一个“某下级成员”是几个意思?!

边走边翻报告书的中也在努力压制着想揍宰维持形象,太宰那家伙绝对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选项一、到boss那询问情况,但会引起boss的怀疑。

选项二、找出太宰拷问,有可能被耍但可信度保证。

可恶!

织中

(一)

“怎么了?”

“就是觉得你认真写作的样子还不赖。”

(二)

“这样做呢,不会觉得讨厌吗?”

只是蜻蜓点水的吻,单纯的皮肤接触

“唔啊啊啊啊……啊织……织田……”

这种程度脸就红透了啊。

“用你能理解的说法就是……我也喜欢中也。”

(三)

“中也?”

房间里没有任何人。

“织田……”

“中也你怎么了?”

“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你就范、就算是使用武力也……!”

“!”

“。。。。。”

“侵犯未成年人可是犯罪。”

“哈?你一个黑手党还讲法律?”

“。。。。。”

“你太小了,根本承受不了。”

“我十六了!”

“但你的身体只有十二岁的程度。”

“你……我的身体素质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受伤的。”

“就算真的是这样不行的事就是不行。”

“作之助!”

就算是二人独处的时候中也也很少叫织田的名字。

“我们在交往吧?还是说那只是你用来哄小孩子的玩笑话?”

“中也!不是……”

“够了!不要再说了,反正无论我怎么努力、你永远只会把我当小孩子看待,这种事我应该早就知道了的。

“即使是在交往,实际上完全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不是吗?我还以为至少能让你稍微认真对待我一点,结果我还是和幸介他们一样只是你‘疼爱的孩子’罢了。”

“中也!”

“既然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去找别人了、反正我总会有那么一天的,与其撕破尊严赖在这里求你上我,还不如去找太宰那个家伙……”

“中也!!!”

织田作之助强硬地把中也推倒在沙发上,欺身压了上去。

“织田你……!”

“你听好了,所谓男人间的性爱可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你才十六岁,虽然你身体的各项指标都能超越成年人,也尝过女人的味道,但和我做就意味着,你要在下面承受我,你觉得你那么小的身体容得下么?”

“那个……不试试怎么知道!”

“哈哈,那是你还没有见过它吧,”织田牵起中也的手,让他抚摸着自己的炙热,硕大的尺寸让中也吓了一跳。“从刚刚到现在我忍得可是很辛苦啊……中也。所以不想受伤的话就不要再挑逗我了,我可没那个信心能控制住自己,我不想在你面前变成失去理智的野兽。”

居然已经硬得那么厉害了,织田表面上却还是镇定自若的样子,一点看不出来受情欲的折磨,但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的额角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中也一想到这个庞然大物要在自己的体内肆虐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在任务中多重的伤都受过,被男人上一次又怎么了?

自己对织田并非没有魅力、光凭这点中也就绝不允许自己退缩。

中也的嘴角勾起了自信的弧度,弓起身子轻吻织田的锁骨,抚摸着炙热的手不安分地游走起来,另一手帮忙解开碍事的腰带。

“既然忍得那么辛苦、就不要再忍下去了。”中也在织田耳边低语。

中也这一番大胆的行为犹如当头一棒挑战着织田的底线,织田强压下把身下的少年立刻拆吃入腹的冲动,嗓音因干渴而沙哑低沉,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做了……也好,让你早点领教那种滋味也能让你断了念想。”

“织田……唔嗯?!”

还没等中也反应过来,不由分说的一个粗暴的吻堵住了中也的唇,和平时蜻蜓点水不带情欲的吻不同,充满了侵略性和欲望。

中也懵了,印象中织田从来是温柔似水地包容着他,这么粗暴的织田他是第一次见。

【自主规制】

【自主规制】

【自主规制】

“啊……有种在侵犯幼童的罪恶感啊。”

“去死!”

(三)

“中也,你看见爱丽丝了吗?”

“中也?”

“中也——!”

“啊红叶姐、有什么事吗?”

“妾身在找爱丽丝、你看见她了吗?”

“没有啊”

“喂喂中也,这样也太过分了、我都在这躲了半个多小时了呢。”

“爱、爱丽丝?!你是什么时候溜进来的!”

“就在中也抱着手机呵呵傻笑的时候。”

“中也,妾身最近总是看你心不在焉的,连爱丽丝都没发觉,这样下去可不行哦。”

“……抱歉红叶姐,我这段时间的确有些懈怠了、、、”

“中、也~”

“中也。”

爱丽丝和红叶异口同声道。

中也看着眼前一大一小心情莫名紧张起来,

“呃、……那个……这个……那个……”

“喜欢上哪家姑娘了?”红叶开口问道。

干脆得中也揶揄都揶揄不起来。

“完败……”

“中也就差就把‘我恋爱了’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呢。”

“连爱丽丝都……”

“当然,中也变化实在太大啦!”

往常的中也给人的印象是那副狠历的样子,眉头永远皱着,瞳孔微缩,肤色偏白,笑容嚣张。

“你真该拿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红叶叹了口气道。

现在的中也眉头已经舒展开来,甚至多了抹笑意,瞳孔放开,冰蓝色的眸子水灵灵的,彻底发挥了颜色优势,原本带着点苍黄的皮肤有了血色,变得红润起来。整个人散发着幸福青涩的气息,好像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

“这就是恋爱的力量啊。”

(四)

意义不明的草稿。

“啪!”窗户被猛地打开,窗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巧灵活的身影。

“啊!是中也哥哥!”

“中也哥哥!”

“从窗户里进来是怎么办到的!好厉害!”

“嘘——!”中也将手指抵在唇前作了个噤认得到声的动作,嘴角弯成了狡黠又不夸张的弧度“我来帮你们了!”

“你……认识太宰吗?”

“嗯。”

“我在家里是长男,会这点事很正常啦。”

“在进入黑手党之前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温柔的母亲和严厉的父亲,有五个弟弟妹妹,三个男孩和两个女孩,正好和这里一样呢。”

“我已经把自己的弟弟害死了,”

“不能……再因为我的错害死幸介……!”


“龙头战争……”

“你也参加了吗?”

“嗯。”

“是因为那些孩子们吗?”

“嗯。他们的父母都是黑手党,没有正经的户口,必须靠黑社会的庇护才能生活。”

“虽然有些冒昧……你能告诉我隶属的组织吗,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说吧。”

这么厉害的一号人物,在组织里不可能从没听到过一点风声,不是情报保护得非常好的小组织的重要干部,就是大隐隐于市的自由杀手、佣兵。

是对立的组织的话……就有可能在战场上碰到了呐。

“港口黑手党。”

“呃、……”

“虽然只是个不成气候的杂工而已……很令人惊讶吗。”

“哈哈,不如说这下我是放心了啊、 我也是混港黑的。 ”

“是嘛。原来同事啊,会在这里遇到也是缘分呢。”

“我的名字是中原中也,幸会。”

“织田作之助。”

鲁太

秋季的松岛,旅客络绎不绝。

太宰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能成称为远方的地方。

“总之离横滨越远越好,出国也可以,两年内不要回来了。”

安吾的叮嘱萦绕在耳畔。

太宰背靠着观光栏杆,用没有被绷带遮住的单眼望向清澈的蓝天。

几只候鸟划过天幕,又有几只突然掉队不住徘徊。

话虽如此……今天才是第三天啊,两年还长着呢。

太宰有些庆幸自己能拥有整整两年的缓冲期。先不论是否能适应正常人的生活,自己本身也十分迷茫……对织田作用生命告诉自己的东西。



。。

我偶然在一个自杀者交流网站发现了名为人间失格的人气博主。他被捧为圈内的大神,文章极少,寥寥数篇。我讶异于一个有自杀意愿的人拥有如此非凡的文字功底,即使他的每一句话我都不能够理解。

文如其人。我能从他的文字中看出他的特质。他博学而不张扬,敏感而不脆弱,寡淡而不冷漠。不以自杀为目标,他把自杀当作兴趣。

他会认真回复每一位给他评论的人。语言大方有礼,诙谐幽默,被恶言相向也毫不动怒。但若想发展于读者与作者更深的关系,会被毫不犹豫地婉言拒绝。

我是其中被回绝的一个。

原因是他只想和美女殉情。

我不是美女,是个二十好几的大男人。没有自杀倾向,三观正常。

独身在异乡总免不了寂寞的时候。我晚上经常会去桥边散心消遣愁绪。

桥上多了位朋友。

是个端正俊俏的青年。他倚着栅栏眺望路灯下河的尽头,眼神空洞。

然后他——

翻身跳下河去。

我的异能力可以通晓并改变他人的思想。

这并不是个方便的能力。我只能改变想法不能改变精神和欲望。因为想法与欲望的矛盾而痛苦不堪的家伙大有人在,发疯的也不在少数。

所以我为它命名彷徨。



「确实,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但对我来说,你是个有趣的人。」

「我有趣吗?你完全不能理解我。」

「和你聊天我很开心。足够了。」

「哈哈,那你还真是个怪人。」

「我不否认。」

森太

呐,你为什么要自杀。

因为有趣啊。

那我换个问法吧,你为什么不想活下去。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下去……我的生命根本没有意义。

活着本来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只要活着,就可以找到有趣的事情,就像你发现了自杀,我又发现了你一样。

在已经做好觉悟的人面前,不管是同情还是悲伤,都是对他的侮辱。

那个女人,你觉得可笑吗?

不,我只觉得可悲。

“怎么样,要跟我一起走吗?”

“如果是到那样的地方去的话……我或许也能够找到生存的意义吧。”

。没错就是火影neta。

【一堆意义不明的鱼。随手翻了翻便签没想到有这么多。

坚持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我给你一个大大的hug!

开学后lof就要回到常年积灰状态了不过我会尽量来除除草哒

评论(2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