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iSound

阳光彩虹小白马

慢慢走,我们啊。

我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被烫得满锅子乱跑,脚依旧烫,于是跑得愈发生猛迅捷,仿佛速度再快一点,脚力再猛一点,就能把这锅子踩碎。然而我们知道这锅子永远碎不了,铸造这口锅的是我们的心。

芥川,既然如此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还要再呆在这个锅子里?

你能试着觉得是自己一个很好的人吗?即使得不到太宰先生的认同,也一样很好很好。

我也想试着觉得自己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即使不被大家需要,即使不去守护任何东西……

做不到,对吧?

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啊。我真的很羡慕那些被温柔对待长大的人,天生相信着自己,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令人无法移开眼睛的光辉,中也先生,乱步先生,国木田先生,社长…………
现在开始被温柔对待有什么用呢?虽然会变得幸福,但我们可是连幸福都害怕的胆小鬼呀。我们是不敢从阴沟里爬出来让太阳照耀的,却还在昏暗的地下欣羡光明的美好。我觉得太宰先生也许和我们一样,但又有些不一样。

就这样屈服吗?肯定不愿意吧。不然我们也不会如此地讨厌彼此。每次看见对方时都忍不住想起自己的无力与可悲,每一句轻蔑与鄙视的话语都仿佛在唾骂那个不争气的自己。即使我们已经拥有力量与爱,可内心深处仍是那个被关在小黑屋里孤独又敏感的孩子,死死扒住条透光的门缝,却没有勇气把门打开,又在时时恐慌那一条缝什么时候会消失。不知是门外的世界更可怕,还是失去这一缕偷偷摸摸的光更可怕。当一个半吊子在两头不断摇摆没个定数,就是不敢碰到两边的开关。痛恨自己不敢开门的懦弱,斥责自己不能守住光芒的无力。为一缕光患得患失,为一句话翻江倒海,为一抹笑上天入地。这就是不成熟不像样,自己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的我们。

要怎样才能不再停滞不前,迈出前进的脚步呢,为什么童年的我们总是如此顽固得住在心底时不时出来捣乱,我想鼓起勇气向他宣战,却总在开口之前就被打败。在自己的面前我本来就是懦弱的胆小鬼,我想芥川你也一样。一个胆小鬼只靠自己是得不到勇气的,可胆小鬼也不能向胆大的家伙们求助,那样会先被吓坏的。胆小鬼只有和胆小鬼在一起才不会感到害怕。胆小鬼只有对胆小鬼才能打开心扉。只有胆小鬼才能理解胆小鬼。
天生的胆小鬼要学会接受自己,喜欢自己实在太难了,但是我们偏不愿意遂命运的意。我们必须踏出条本来没有的路毫不回头地前进,就算前方与身后并无不同。

太宰先生对我说过不能自己可怜自己,否则人生就会是一场永无休止的噩梦。
我们总有一天会从这场噩梦中彻底醒来。现在我们站起来了,站在最初的路口。

有些路啊,一个人走的话会很艰难很辛苦。但两个人一起,也许就能变得轻松一些。

芥川龙之介,你愿意陪我一起走吗?

评论(2)

热度(29)

  1. GuriSoundGuriSoun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谷里
    这篇也是……披着同人壳子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