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iSound

阳光彩虹小白马

[太中]岛。

太宰治忽然转身,箍住中也的脖颈把他圈到怀里,那动作干净利落地让中也措手不及。
太宰治捧住中也的头,手指缓缓深入进发间,躬下背来伏在中也的耳畔。中也感觉不到温度,只有快速缩短的距离让他有些不适应。
中也看不见太宰的眼睛。如果能看见的话就好了。这一瞬间他居然只闪过这个念头。

“中也。”

太宰轻轻摩挲着项圈的边缘,指甲不时划过肌肤,带起几丝凉意。

“你要是现在,在这里,在我怀里死去该多好。”

我想逃。不要再让我的心总是起伏跌宕了,我不适合那样。你要是消失,我就能带着对你的思念度完残生好好地死去, 我的心将平静,安宁。 你的一切就这样停止,让我看着你定格在这一刻,这么多的中原中也就够了,你要是再动起来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会爱,我要把我的爱置于何处才好,我太讨厌你了。
说完太宰彻底趴在中也的肩上,抱紧怀里的人微微颤抖。绝对不能让中也看到他现在的表情。

这大概是中也迄今为止听到太宰说过最真诚的一句话。

中也没有动,有点惊讶。

他是真的很爱我啊。
太宰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爱,但中也确信了。

这个笨蛋。胆小鬼。青花鱼。连没出息的样子都这么讨厌。

“笨——蛋。”
中也偏偏不顺太宰的意,把太宰的头扳过来正对着自己,看到太宰的眼睛,中也心里就顺气儿,那受惊小白兔的眼神真是怎么看怎么爽快,哈哈哈太宰治你也有今天。

你终于——也会因为我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太宰治不是没有心。这家伙只是不敢碰而已。

中也嘴角一弯,踮起脚尖吻了上去,太宰治颤得更厉害了,想逃,却又不由自主地眷恋着温暖。就像在亲一只可怜的小白兔。

“嘿嘿。”
中也舔了舔嘴唇,抬头望着被自己欺负得两眼迷雾蒙蒙的大白兔太宰治,笑得嚣张得很。
“你就想想吧。”

这就是他们的初吻。

太宰治抖得发颤。睁眼时揪着的心瞬间就放开了。

居然会梦到那么久远的事……那么有真实感。
太宰治抚了抚胸口,说实话那时候的情感已经忘却,却又在梦中重新回忆起来。初恋不就是这样战战兢兢小鹿乱撞的东西吗?果然是因为见到这家伙的缘故。

太宰治一转身,正对上那张和梦中相比其实没多大变化的睡脸。

好吧,前言撤回。我现在对这个家伙也得战战兢兢。

啊。好想亲上去。

中也还睡得很熟。 在太宰治身边他能毫无防备地安眠。 他最近被长期的加班给累坏了,昨天晚上也没什么精神,刚完事儿就一头倒下不省人事。
雨夜后的阳光总是格外清亮,扒着窗帘缝儿直闯进卧房里。太宰下床一把拉开帘子,整个房室立马变亮堂了。强光直直照在床上那位的正脸,激得他皱了皱眉。

中也懒懒地一翻身,把头埋进被子里,一头乱毛散在枕头上。中也头发本就又软又柔,服服帖帖地躺在枕头上被太阳一照,更加像一勺子乱撒出来闪闪发光的糖浆了。
太宰治躺回床上,一手撑着头,一手用手指玩弄着那团甜腻的发丝。拈来一绺撮一卷,绕在手指上,绕不上,就用指尖捏着发梢。暖暖的发丝在阳光下亮得晃眼。

嘿,让猎人来叫醒睡美人吧。

“Chu——ya.”

将嘴唇鞠起来,舌尖轻点牙根,喉咙发声的那一瞬仿佛一个哨令,立即让热情的气息活泼猛烈地直贯而出。
“Chu——
又弧成一抹浅笑,撒娇一般糯糯地抿开唇瓣,这时候要让眼睑与两瓣薄唇一齐相向分开,
——ya.”

一个瞬间收紧闭起来,就打开了爱意的闸门。由心底往上漫的幸福感充斥整个脸庞,随着嘴角的弧度缓缓伸展,洋溢出张扬恣意的笑靥。

“Chu——ya.”

太宰治嫌不够。短短两个音节,无论怎么念,都念不出他心底万分之一的爱。他又想念。短短两个音节,就能概括他最无法割舍的羁绊。

“Chu——ya.”

是天使的呢喃,也是恶魔的低吟。


‌“Chu——ya.”
‌中也。

‌我、的、中、也。



‌“太宰治你TM吵死了!!!”
‌回答太宰的是一脸枕头。

‌“真是的大早上的扰人清梦。”中也没好气地爬起来,抓起床头的衬衫往身上套。

太宰还没等中也把袖子套好就搂上人的腰,欺身压过来,趁中也没回过神撬开他的牙关,一上来就火热地吻下去。
现在他们的吻可不像少年时期那般干净了。唇齿相接的那一刻就是一场战斗的开始。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是情欲的火苗,不到一方屈服誓不罢休。
虽然最后的结局总是在床上。

直到他们放开彼此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个人都已经气喘吁吁。
太宰治又压上来。
中也一皱眉斜眼瞪过去,“哈?”
太宰转身默默穿衣服。

两个人正装站在门口的时候,正好十点钟。

中也把手机开机,果然又是一下子几十条未读邮件。刚准备打开手机就被抢了去。

太宰治一脸嫌弃得按关机键,“昨天说好的今天一整天都归我。”

“连邮件都不让读嘛喂。万一有首领的呢?”

“一、整、天欸。今天你已经睡掉那么多了。”

“这是谁的错啊。”

“说——好——的——!”太宰治把手机塞进自己的口袋,“绝对不会让你有机可乘的!”

中也看着太宰鼓起的腮帮子有点好笑,这家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小时候一脸苦大仇深样子的是谁啊。“行行行,一整天就一整天。”

“但你没有想过去哪里吧。”中也一语中的。
“说到底我们根本就没有共同喜欢的东西,基本上是相看两厌。一定要迁就对方去干讨厌的事吗?”
“你该不会是想做一整天?”

“啊!这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太宰拳头拍手。说着就凑过来。

中也一个肘击。

太宰揉着肋骨,“正因为这样嘛……我们要好好尝试一下至少一整天不要吵架……”
“明明是爱人却只能做爱和打架什么的实在太可怜了吧我们。”

“啊是吗。我倒是觉得和你的话只要做爱和打架就够了。”中也不屑道。

“中也……你还真不愧是我最讨厌的人啊。”

“彼此彼此喽。想吵架?”

最后还是两个人一起出去了。

“啊啊,为什么我们就这么讨厌对方啊,天生的吗?天生的吗??床上的中也明明这——么可爱啊。”太宰治已经变成一条咸鱼了。在中也旁边一分一秒都是煎熬。那一本正经的走路姿势,丑到爆的穿衣风格和帽子,一开口尽是不好听的话……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一个人能偏偏戳中他所有讨厌的点??而他还好死不死地爱上了这个人??
“天生的。绝对是天生的。”中也走在太宰治旁边好像身高被-10,那装模作样的绷带,完全不修边幅的穿衣搭配,懒散成烂人的家伙是谁我不认识他,不要让我们在大街上走在一起啊!

“不行……真受不了了。”中也一把拉住太宰治地手,“跟我来。”

到最后还是宾馆。中也一进门就堵上了太宰治的嘴。

太宰治,中原中也,两个人互相相爱又互相讨厌。离别的时候是难耐的思念,在一起的时候却浑身难受。只有做爱和打架能让他们忘却讨厌的感情。

“还是只能做了吗……”
太宰治有点挫败感,饶是他再聪明也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喜恶与爱。他就是讨厌中也,他也不想啊,可就是讨厌怎么办。他就是爱中也,他也不想啊,可就是爱怎么办。
为什么呢……会爱上一个讨厌的人。

中也倒是无所谓的感觉。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也让太宰觉得非常不爽。

“太宰。”中也突然在太宰身下喊道。他扳过太宰治的头往下压,正脸看着他,认真地说。
“我爱你。”

太宰有点愣神。
“我知道啊……”
奇怪,突然有种安心了的感觉。

“那不就得了。”中也笑了。“以后还是见面少一点比较好。免得都闹得糟心。”

太宰觉得自己似乎该生气,但就是半点气儿都提不上来。

好奇怪啊。

出来后两个人都神清气爽,但是又开始尴尬了,两个人姑且是一言不发地一齐走到了天桥。

“太宰,”
中也突忽然抬起头来,

“你现在还会想让我死去吗?”

太宰几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怎么会。”

这话刚出口太宰就后悔了。这完全是没经过思考的话。而对方问得明显有深意。他想起今早的梦,那样真实的心情又在心里回荡。但是,不同。太宰治不再是那个时候脆弱又敏感的小鬼头,中也爱着他,他也爱着中也。

虽然没经过思考……但没有错。

“嘿嘿。”中也又笑了。和刚刚在床上一模一样。那双眼睛在太阳底下就像被精心打磨过的蓝宝石般透亮。
“那到这里就再见吧。”
中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给太宰看。太宰一摸口袋,知道是在宾馆的时候被顺走了。

太宰想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看着中也摆着手一步一步地向远处走去,他想追上前,却迈不开脚步。

天桥,海风,黑色矮小的背影,渐行渐远。身边人来人往,他注视着,被淹没,被沉浸。
太宰突然想起小时候他经常看到这样的背影。
明明更聪明的是他,看透一切的是他,但这个笨蛋却一直走在他的前面渐行渐远。中也矮小的黑色背影仿佛是整个世界对他的嘲讽,哈哈你看,再聪明又能怎么样,你连幸福都不敢去触碰,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优秀是非常片面的,中也拥有他所没有的强大,肉体和灵魂都是。而且他注定这一生都无法企及。

他对中也大抵也是如此。

也许他们的命运就是背对着彼此渐行渐远,他们都是享受孤独的的独行侠,即使一个人也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坚定地勇往直前。他们能相爱,已经足够,不能再奢求太多。这样的爱虽无处凭依,但比任何海誓山盟都深入骨髓。他们互相是对方的一部分。舍弃爱便是舍弃自己。

太宰治想着想着忽然也笑了出来,他才意识到是自己在向中也撒娇。

他转身伸了个懒腰,望向湛蓝的天空耸了耸肩膀。其实中也的眼睛比起海和湖,更像是雨后天空的蓝色,干净,宽广。

“撒……接下来要去干点什么呢~”

他再也没有回头。

太宰治,中原中也,是一对非常相爱却互相讨厌的恋人。
他们的爱似海,爱得像海啸。有人认为他们互相是彼此可望而不可即的灯塔,也有人说他们是船与礁。又有谁讲过他们是只有一绺红线牵连的孤岛,那红线长了十万八千里,在大风大浪里零丁飘摇。短不了,也断不掉。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