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iSound

阳光彩虹小白马

「双黑太中」Rainy Sunbelt〈1〉

Rainy Sunbelt

※中原中也中心向,cp双黑太中(虽然只是从没箭头变成太宰单箭头)

※可能ooc慎!真.小学生文笔慎!有非常奇怪的东西混在里面慎!
※坐等官方打脸………(๑•ี_เ•ี๑)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PART 1

意外地离这片杉树林挺近的啊,中原家。

“中原中也,现年22岁,父亲是个有钱的医生,…………家中长男,有五个弟妹,其中二子在14年前夭折,七岁入学…………成绩优秀,但多次违纪、打架斗殴…………十二岁被送入港口黑手党。”

资料上对中也十二岁以前的记载很详细,连每学期的考试成绩和旷课记录都附上了,但是很明显地,对于涉及重要问题的信息只字未提。

太宰熟练地用打火机将手中的资料点着,扔在地上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它们慢慢被火焰吞噬化为灰烬。不自觉地,嘴角在随风晕散开来的墨发之下更加恣意地上扬。

天依旧是灰蒙蒙的。

正是傍晚交通高峰期,街道上的行人多数都带着或拿着伞步履匆匆地踏过潮湿的地面。十字路口等待红灯的人们不时地抬起左手,汽车鸣笛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急躁的人流中,一个戴着帽子全身漆黑的矮个子男人就显得有些惹眼。他略低着头,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逆着人流行走,又走得极慢,不想继续前进又不得不前进一般机械性地迈着步子,漫无目的地走着。

如同黑色鬼魅的影子。

太宰治百无聊赖地蹦跶在人行道上 。

跟踪了小矮子一路,太宰表示这差事当得他实在太辛苦了。

不仅走得那么慢不说,还一直在一个町目绕圈子,来来回回经过那宅子多少次就知道傻站着发呆,虽然蛞蝓不好受的样子非常令人愉悦,但再这样下去这给这矮子十年他都进不了他家门。

“殉情~殉情~要和美丽的小姐一起殉情~”

哦呀,那边的女士好像是一个人呢(笑)。

最后终于是到了这里。

已经是第三天了。中也不得已地感到焦躁。

要在平常部下有什么事敢拖个三天肯定早就一拳抡上去了,现在自己却这个没出息的样子。

眼前是那座上了年头的单栋别墅,透过栏杆可以清楚地望见里面被精心打理的花园,靠着围墙蔓延的常青大叶黄杨,包裹着屋前的两棵香樟,两树间的玄关在白天从不掩门,在外面可以直看到楼梯口后的耶稣画像。

——一切一如往昔。

被深埋心底的回忆被不可抑制地渐渐唤醒。

怂得跟只乌龟一样。

“喂,你究竟回来干什么?①”

中也听见心底有声音在问自己,不知是诘责还是嘲笑。

对啊,回来干什么?

“哈哈…………”

嚣张的脚步声打破了紧张的缄默。

“哟~漆黑的……”未等太宰说完,中也便一个拳头招呼上来。

“啊啊好险,差点就打中了呢。”拳头停在了离鼻尖半公分的位置。拳后的那张脸依旧笑地欠扁。

收回了拳头的中也重新把帽子扣回头上压低,几乎盖住了双眼。

“啧,真是倒霉到头了,居然在这里碰见你。我就说怎么今天一整天都感觉闻到了死鱼味儿。”

太宰心说废话我就跟踪你跟踪了一整天,“彼此彼此,我这边也是从早上起就有一种蛞蝓黏糊糊的恶心感觉一直挥之不去呢。”

中也皱眉,别过脸去不看太宰,似乎想炸毛但还是克制住了。“太宰,现在我心情很不好,也不想和你打,今天就暂且放过你,限你三秒钟给我立即消失。”

“诶?明明是你先挡在我的路上的吧?该消失的难道不是你吗?”

“太宰。”中也瞬间黑了脸,转身上前抬手一把揪住太宰的领口,“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死还是滚?”

“被你这样一说反而是死更有吸引力了呀,中也你——啊啊!”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头朝地那种。

被砸在地上还砸出老远滚了几圈的人还没事人一样地爬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抹了把脸上的泥渍。

“果然毫不留情,可惜我难得换的大衣啊。”

啧。

“怎么?还想挨揍?”

“当然——不想,我可还要留着这张脸来邀请美丽的小姐们和我殉情呢。”

“那就快滚。”

“不过我现在也不想离开了,因为现在小不点中也这幅不好受的样子实在令人身心愉悦呐。”

“……你这家伙!!!”

中也再次狠狠抓住太宰可怜的领口,迫使他把背躬到和自己一样的高度,双目圆睁盯着太宰那张怎么看怎么恶心的帅脸,另一手握拳微微发颤。

冷静、冷静,中原中也!中也努力这么告诉自己,这里可不是能干架的地方!

太宰瞧着眼前中也那硬生生憋着怒气的表情心里就莫名地舒畅,也不挣扎,就让他这么拽着,脸上的笑意愈发猖狂,这姿势在旁人看来倒像是靠身高差秀恩爱的年轻小情侣。

太宰治微微偏过头。

不过……时间到了呢。

“我说,你这样拽着我,大庭广众的可是会吓到美丽的女士的哦。”太宰指了指中也身后。

“……别以为我会上当。”

“我可没有骗你啊。”

“什么?”

“中、中也…………!”

“!!”

印证太宰的话一般地,惊愕的女声从背后传来,声音虽远,却足够二人听得清清楚楚。

常存于回忆中的声音此刻倏然在耳边炸开。

居然、在这时候……!

明明已经……………

中也不敢回头去看。

“你看吧,她在叫你呢。”

太宰略带狡黠的目光聚焦在眼前面容僵硬的脸上,依旧笑得花枝乱颤。

T.B.C.

①:中原中也作品「归乡」中的句子。

因为第一次写短打脑洞开太大就干脆写成小短篇吧,之前那篇可以当作楔子。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写完(´・ᆺ・`)灵感来自中原中也的诗作「归乡」以及其个人经历。

评论

热度(24)